六合图库发财玄机图
下載手機客戶端
首頁 > 服務

追尋李云金 一場晚到半個世紀的追尋

時間:2018-07-07  責編:郭淑楠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尚宗昌 肖瑛 珥賡

  白天參加了與尋訪到的老雷達兵的交流會后,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胡有亮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幾乎每一名退役老兵在回憶起自己曾經的軍旅生涯時,都會提到烈士李云金。那時逢年過節,他們會到李云金的墓前陪他說說話,連隊誰評上先進、誰立功受獎,都會去告訴他……這個名字反復在胡有亮的腦海中浮現,把他心里潛藏的那個遺憾愈加放大。

14

  幾經波折,尋訪組官兵找到了這張李運金(前排右一)與戰友們的合影。

  “李云金”這個名字,胡有亮并不陌生。這是一個在該旅幾代雷達兵中口口相傳的名字,也刻在了葉城烈士陵園的一座大理石墓碑上。每逢葉城雷達站來了新戰友,都會被帶到李云金的墓前“報個到”:“云金,站里又來新同志了!能吃苦、很踏實,像咱喀喇昆侖的兵!”
  然而,“李云金”對如今的該旅官兵來說又是陌生的。半個世紀過去了,除了知道李云金是部隊組建之初犧牲的烈士,他的事跡留存下來已近寥寥。李云金究竟是一名怎樣的戰士?犧牲時發生了什么?他的家人現在如何……由于年代久遠,這些情況部隊如今都一無所知。
  因此,追尋李云金,被胡有亮視為這次“走進歷史之旅”尋訪老兵活動中的一項重要任務,“一定要把李云金的情況了解清楚。”
  今年5月初,為了進一步挖掘部隊優良傳統,空軍駐疆某基地結合“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開展了“走進歷史之旅”尋訪退役老兵的活動,追尋部隊半個多世紀以來發展建設中的光輝歲月和歷史傳承,收集資料豐富旅史館建設,完善部隊的紅色精神譜系。胡有亮是其中一個尋訪組的負責人。
  在甘肅蘭州,第一批駐守在風雪昆侖的康西瓦老雷達兵代表齊聚一堂。直到這時,胡有亮才發現,他們對“李云金”的追尋是多么有必要。
  一開始,這位烈士的老戰友們就指出,李云金的名字應該寫作“李運金”。而親眼目睹了李運金犧牲的馬建明,更是哽咽著回憶起那段往事。
  50多年前,該旅的前身空軍康西瓦獨立雷達營,駐扎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喀喇昆侖山上,擔負祖國西部空防雷達戰備值勤任務,結束了“新藏西線”邊境有空無防的歷史。來自廣東寶安的李運金,1968年2月入伍來到擴編后的原空軍雷達兵第四十一團,因表現突出、業務過硬,1968年9月下旬被選派到最艱苦的空喀山口雷達站擔任操縱員。在海拔5333米的空喀山口雷達站,李運金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戰友們提醒他注意休息、減少活動,可他仍要跟隨戰友們去執勤。一路奔波勞累,李運金患上感冒,引發了肺水腫。在高海拔的生命禁區,這就是死神在“敲門”。9月29日晚,盡管連夜被緊急護送下山搶救,但這名年僅20歲的戰士,還是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
  是什么支撐著這位初上高原的年輕戰士如此不畏艱險,甘于用生命去書寫忠誠?胡有亮在之后的尋訪中,遇到了曾與李運金一同報名、體檢、參軍,又分到同一支部隊、同一片高原的鐘法球,他曾任空軍駐疆某部“昆侖山上好四站”第5任站長。鐘法球的回憶,似乎給出了答案。
  50年前,鐘法球和李運金及另外118名風華正茂的南粵青年攜手入疆。他們眼中的喀喇昆侖山,不僅環境惡劣,更寫滿了艱辛的奮斗史、生死與共的戰友情以及軍人甘灑熱血、犧牲奉獻的精神。原空軍雷達兵第四十一團四站駐地天文點,海拔5390米,生活、工作環境艱苦,官兵極易得高山病。在四站工作的3位來自深圳的戰士,廖桂榮和黃亞穩復員后分別在上世紀70年代和90年代英年早逝,曾偉祥也患上嚴重的心腦血管疾病、風濕關節病和胃病,留下了終生的高原“印記”。
  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域普遍不適合人類居住,海拔4500米以上更是人類生活禁區。可是,這些勇士的堅強意志從何而來?
  “為了保衛祖國!”鐘法球的回答依然保留著當年的堅決。那時,邊境作戰的硝煙尚未遠去,厲兵秣馬、為國獻身的熱血激勵著來自全國各地奔赴高原的每一名年輕的雷達兵。他們駐守在生命禁區,守望萬里空疆,成為高原不滅的航燈和明亮的眼睛。
  50年的歲月撫平了老兵們戍守邊疆的澎湃激情,但鐘法球與還有聯系的戰友們始終留有一個心結:李運金的家人還好嗎?他們猶記得,當時李運金的母親知道噩耗后,曾幾次悲痛地暈厥在地,送到醫院才搶救過來,之后再也不愿聽到兒子的名字。
  “李運金的老母親還在世。”胡有亮告訴鐘法球,他從馬建明處得知,遠在深圳的李運金戰友林立與他的家人還保持著聯系。而看望李運金的母親,也成為胡有亮此次尋訪中臨時增加的一個行程。
  抵達深圳后,胡有亮與幾位李運金的老戰友急切地想去看望李運金的母親。“老太太已經101歲了,身體不好住在醫院。”李運金的弟弟李運平告訴他們,老母親心里始終記掛著哥哥,每逢看到新兵入伍,老人都會不自覺地說:“當年運金參軍時就是這么大。”隨后便是一陣沉默。十幾年前,李運平打算把兒子送去參軍,老人一開始泣不成聲,但思前想后還是同意了。
  為了不讓老人觸景生情,胡有亮與大家商量,以“地方民政部門”的身份到醫院探望。看到“民政部門人員”時,臥在病床上的老母親好像知道了什么,激動地握住了他們的手。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勇氣去觸碰那個老人家不愿接受的事實。
  離開醫院時,胡有亮拿出一張照片,讓李運平倍感驚訝。這張舊照片被時光磨得泛白,李運金年輕俊朗的面龐,永遠留在了黑白影像中。
  這是李運金的老戰友從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那里得到的,是李運金留下的唯一一張單人照。50年前,那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也該是風華正茂的俏佳人。也許,年僅20歲的李運金犧牲時,正懷揣著一個尋找愛情的夢,暗暗思念著心中的女孩。當他頂著病痛毅然踏上執勤的路途時,他的腦中也許閃過母親翹首企盼的身影,閃過女孩笑靨如花的面容……
  告別老人,踏上歸程,尋訪組成員胡有亮、胡海杰和徐元生思緒萬千。這次追尋,不僅僅是對烈士李運金英雄人生的補記,也是對烈士家人長久思念的告慰,更是對老一輩高原雷達兵理想信念和精神意志的探尋。追尋,才能更深刻地銘記;追尋,是為了更好地傳承。他們相信,李運金和老一輩高原雷達兵不畏艱險、甘于奉獻的人生選擇,將為官兵們搭建起追尋選擇與信仰、感悟奮斗與犧牲的橋梁,激勵他們去思考責任,勇于擔當。

責編:郭淑楠

用戶評論